高婕妤一出来就连连做了好几次深吸气,然后又使劲儿往外呼,好象这样就可以把充斥在鼻子喉咙里的烟气,怪异的香气都呼出去一样。

  内宫监的人再会偷工减料,在这种丧葬大事上也不敢做的过分,那些香料应该都是好香料,但是一想到这些香料是为了保存尸首用的,高婕妤就觉得自己吸进的每一口气都是尸首的气息。

  高婕妤和谨妃没什么交情,两人话不投机,高婕妤脾气不好,谨妃也不是个大度开朗的性子。

  过去的旧识,一个接一个的离世。高婕妤不知道下一个是谁。一想到自己熟悉的人终有一天全不在这世上,只有她一个人还抱着过去的回忆孤零零活着,高婕妤就不寒而栗。

  高婕妤脸色苍白,这样的日子当然谁也不会在脸上涂脂抹粉,所以脸色好坏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  宫里的妃嫔死了之后也不是个个都有资格在清宁殿停灵的,象后苑那些没有自己宫室的低品阶的小才人之流,死了就是死了,当天就会运出去埋了。

  这一回她觉得清宁殿那黑洞洞的殿门就象要把她吸进去一样,她扶着丹霞的手紧走几步,象是这样就能逃避未知的噩运与不知何时就会来到的死亡。

  风比刚才紧了,高婕妤抬手掩住鬓边,想着这几天可能都起风。京城春秋天的风都很大,明天要再来时,穿件连帽的斗篷。要不然的话清宁殿里这么阴冷,她又来回吹风,只怕谨妃的丧事儿没办完她该病到了。

  玉瑶公主确实是去寿康宫了,高婕妤他们看见玉瑶公主领着人进了寿康宫的宫门。

  眼前的寿康宫比她记忆中更寥落凄凉,地下的落叶和一些零碎被打扫的人漏下了。玉瑶公主不知道寿康宫的大部分人全被拘禁起来了,还以为是因为谨妃一去,他们群龙无首连活儿也不好好干了。

  对这个妹妹玉瑶公主一点儿也不熟悉,两人甚至没有说过什么话。玉玢太小,又病,谨妃还一向护犊子,不让人靠近她女儿。

  按人们一般常说的,六合刘伯温,有刚刚咽气的人,这地方不干净,大人都要少来,更别说玉瑶公主年纪还不算大。

  我又不去谨妃的地方。玉瑶公主随口问一个在前面墙根跪着的太监:玉玢公主还住原来的屋子里头吗?

  他们才到门口,柳尚宫已经从里头迎出来。她行礼的时候脸上也带着惊讶:殿下怎么这时候过来了?娘娘可知道吗?

  我从云光楼回来,过来看看玉玢妹妹。玉瑶公主举手投足间倒是很有做姐姐的模样:她在屋里呢?

  她太瘦小了,一眼看过去榻上就象没有人,被子平平的就象是摊开在那里,一点儿起伏也看不出来。

  象是为了掩饰这一瞬间的惊恐,玉瑶公主很快从床前退开了。她把顺手带来的两个镂空香球递给柳尚宫:替妹妹收着吧,等她醒了给她玩。

  柳尚宫接过来替玉玢公主道了谢,不敢留玉瑶公主在这里多待,赶紧送这位小祖宗出去。

  原来说好照看玉玢公主是暂时的,她还是要回大皇子那边去。可现在谨妃一死,什么事都不确定了。现在寿康宫里的人没剩几个,柳尚宫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